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细雨微岚滕王阁
2007-10-29 20:35:26 来源: 作者:王岳锋 【 】 浏览:1544次 评论:0
又是细雨,又是秋风,又是一个淡淡忧伤的日子,“也许世界本就应该如此!”我装作没有受伤的样子傻想,但回忆的起点总在不停地踩痛生命的轨迹,痛依然清晰,也许该是出去走走的时候了。

  江上,一片细雨。“石破惊天逗秋雨。”这句古人留下的诗句恰当地赋予了秋雨生命的情趣和来自心底的震撼。任何一场秋雨,不管是急促,抑或是轻缓,都可以说是一种令人震撼的洗礼。这是仲秋后的第七场雨,也是上天对我无尚的恩赐,总觉得冥冥中有一些东西在某个角落静静等待,等待着抚平心灵上深深的裂痕。梦里,它曾是沈从文的凤凰古城,但终无缘相见;它曾是亦梦亦幻的香格里拉,却始终找不到相遇的契机;它曾是空寂静怡的雁荡山,然只因雁荡无荡的说法令我无法鼓起前去朝拜的勇气,梦依旧搁浅。无奈,沿着灰色的长江依依前行,前方一片细雾,远处的地平线若隐若现,突然,一个倔强的身影突破了雨的模糊而渐渐清晰,它就是滕王阁,细雨笼罩的滕王阁。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呢?只因有雨无阁或有阁无雨,而现在却是一种肃杀的完美。

  想到滕王阁,就会想到一个轻狂的少年,想到那“槛外长江空自流”的惆怅和无奈。阁子依旧古色古香,然物是人非,只有江水依旧亘古千年的流淌,轻轻地抚摸着滕王阁那积蓄百世的伤痕和积怨。现在,细雨来了,它唤醒了滕王阁沉睡了千年的博大和宽容。近了,近了,终于阁子就在我面前了,站在阁前看槛外长江,曾经的江面被细雨揉碎在浮藻间,阁子的倒影也就轻轻的碎了,也许这样才好。

  登阁远望,一片灰蒙,只有眼前的古木是清晰的,重檐上的水滴滴下来,在地上溅起圈圈纹饰,像颗颗碎玉在江上激起的涟漪。于是向前伸出头去,让滕王阁那秋天的泪水打在我冰冷的脸上,又是一种洗礼,一种传承了千年的洗礼,是的,有点冷,但我没有缩回头,我认为冷是一种灵魂最清晰的痛感,但这种痛终是一种幸福,一种让灵魂踩着生命的布继续前行的航标。脸上充斥着幸福,这样有点爽爽的,痛痛的,也许这就叫真实。

  细雨渐渐细得了无声息,秋风以它固有的方式穿堂而过,一切又渐渐恢复了它亘古的宁静,有点依恋那场雨与雨中的滕王阁,然“桑榆已逝,东隅非晚。”我也该离去了。

  毕竟,一年之中雨是少的,偶遇雨中的滕王阁应该是一种缘分。
 
 
Tags:细雨 微岚 滕王阁 责任编辑:风花雪月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男人也有泪 下一篇相信未来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