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我的爱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一)
2009-11-01 21:43:07 来源: 作者: 【 】 浏览:4648次 评论:0


  仰躺在房间的原木地板上,赤着的双脚贴着全落地式的玻璃窗。冰冷透过脚心和身上仅着的丝织睡衣,侵袭着我的皮肤,渗进血肉,骨髓。让我心上最敏感的那根神经几近麻木


  曾经几时,我孩子气地对躺在身边的你说:
“我们踩在天空里了。”
  你轻点我的鼻子:“傻瓜。”
“ 你说,我们的感情能走多远呢?”
  你看着我们脚下的两排延伸出去的脚印说:“我们能一起走到天边。”
  窗外的蓝天白云依旧。
  只是,留在窗上的脚印,不知何时已变成了一排。




  曾经几时,我孩子气地对躺在身边的你说:
“我们踩在天空里了。”
  你轻点我的鼻子:“傻瓜。”
“ 你说,我们的感情能走多远呢?”
  你看着我们脚下的两排延伸出去的脚印说:“我们能一起走到天边。”
  窗外的蓝天白云依旧。
  只是,留在窗上的脚印,不知何时已变成了一排。

       


  那年夏天,我有幸踏进K大的校门。每天傍晚坐在教室外的栏杆上看操场上飒爽的男生们打篮球是我唯一的嗜好。
  我看地入迷,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影。直到感觉到你微微的气息吹在我的脸颊上。
  我心一惊,慌忙抬头。
  你背着夕阳站在我的身边,阳光刺地让我迷起了眼睛。那一刻,我仿佛感觉到你身后长着黑色的翅膀。
  我的身体竟轻微地颤抖起来!
  看着如此惊慌失措的我,你的嘴角勾起浅浅的邪笑。随手撂起一绺我及腰的黑色秀发,放在鼻下轻轻地闻,感受着洗发精的香味。然后抚摩着它们,悠悠地开口:
  “上好的丝绸,也不过如此柔媚吧。”
  我转过头,不再理你,心中暗暗骂道:“登徒子!”
  你并没有因此打退堂鼓,反而笑地更狂佞了:
  “你是什么系的?”
“ 中文。”我随口说。
  “难怪别人都说中文系美女多如云。不过......你怎么会在日语系的门口?”你眼里有藏不住的调侃。
  我惊讶于你的睿智。对于被拆穿的谎言不置可否。
“你是日语系的系花陈馨?”
  我嗔笑:“我才没她那么容貌出众呢。”夕阳渐下,操场上的人都在三三两两地散去,我跳下栏杆,往宿舍走去。
  你没有阻止我,在我走出十米远,你才大声喊:
“明天这个时候,我在这里等你。”
  我停住脚步,没有回头,小声嘀咕着:“你当我是什么人啊?!”
  你仿佛听见了似地,既而道:
“我会等到你来为止。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我为之气结,恨不得立刻飞奔回去。
  这个男人如此狂傲,绝对是撒旦的化身!
  日语系的我曾听过一个传说:在日本,天即将黑的傍晚,这个时间,魔鬼都会开始出来,迷惑人类......。
  我开始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那个傍晚,我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你的身影在我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


        
  我拿起床头的闹钟,看着指针指向晚上十点零五分。
  这么晚了,你应该不会再等我了吧?我把头蒙在被子里。直到吸完里面最后一点空气。想借此来遗忘那个愚蠢的单向约定。
  憋着涨红的脸,我走下床,抓起一件衣服就向外走。好在宿舍都是单人的小套房,这么晚出去也不会有人发现。
  不知是心急还是生怕自己后悔,我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我告诉自己,这样做的目的仅仅是出于道义和于心不忍,并没有什么该死的感情因素。
  教室外空无一人,只有阵阵寒风吹过。
  失望之情立刻溢于言表。我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一向清心寡欲的我也会有如此疯狂的举动。难道真的只是见过你一面,心就被你俘虏了吗?
  我将衣服披上,低着头准备回去。
“终于肯来了吗?”你的声音忽然传出,冰冷地犹如来自魔域。
“你......,这么晚了,你为什么还在这里?”我诧异地问他。
“我说过会等到你来为止。你最后还不是来了吗?”你的口气中自信满满,又有藏匿着一种猎人捕到猎物之后的愉悦。
“我......我才不是来看你的呢,我是来看星星的。”我坐在栏杆上仰望着墨蓝的苍穹。
  这次你没有反驳我,只是坐到我身边,问:
“你很喜欢星星吗?”
“嗯。星星是我的钻石。它的柔光能使我的心沉静下来。让我向往那种平淡却安定的日子。”
  你忽然一把我抱在怀里:“愿意和我生活在一起吗?”
  我没有挣扎,你的怀抱很宽阔,温暖地让我安心于此。随风吹来你身上的淡淡的麝香味,让我迷惑,轻易地许下了出卖自己的承诺。
  我竟忘了我并不是你的。


                                       三
  我开始沉浸在你给我的甜蜜中,感受着恋爱的幸福。可这时,我忽然听说你帮我学校的宿舍退掉了。
  我气冲冲地去找你。
  你没生气,只是笑,很开心的笑。揉着我的脸说: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你先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是什么意思?我想让我去睡马路吗?”我拿着退宿申请表给你看。
   你没有正面回答我。顽皮地说:“反对无效!你等一下就会明白了。”语气坚定,不容我再抗议了。
   我被你拉着手坐上了你那辆超级拉风的摩托车。风吹在我的脸上有些刺疼。而你拉着我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好象我会在你身后忽然不见一样。
   车子停在一栋很高的大楼前,你在电梯上按下:36。
   我不懂,你为什么带我来这个地方。但我没问,你讨厌别人一直问你为什么。
   走出电梯门,你带我到一扇房门前,拿出钥匙把锁打开。
   我拉住你:“你疯了?想擅闯民宅吗?”
  “进去再说啦,反正现在屋子的主人又不在,我们只是参观一下嘛。” 这间房子好美。我差点被眼前的景象所迷惑。一系列粉紫色的家具。拉开窗帘,全落地式的玻璃窗,让我仿佛置身在广阔的天际。
  “这是全市最高的住宅楼的顶层,也就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了。”
  “这里很漂亮,可再漂亮也不是我们的啊,我们还是快点走吧,万一有人回来就不好了。”我说着就要走出门。
  “喜欢就好了。如果你愿意,这里就是我们的了。”
  “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啊?我们的?”我半信半疑地说。
  “我已经把这个房子租下了,免得你以后老是半夜跑出来看星星着凉啊。”你糗我道。
  “真的吗?”我难掩心中的激动。
  “那还有假吗?我说过我希望能和你生活在一起的。”你拉我躺在房间的地方上,把赤着的脚贴在玻璃窗上,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说:
  “这样我们就可以和星星们在同一个天空里了。”
   你起身把房间灯关掉,指着房间天花板上帖满的星星说:
  “这些星星吸收了光源就能在夜晚发出荧光,像不像睡在星空里一样?”
   我的泪夺眶而出:“我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给我的这一切。”
  “小傻瓜,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这样的话吗?我答应你,总有一天,我会给你真正的钻石。”
  不需要,什么都不需要了,有你爱我如此,我夫复何求呢?我只怕,这一切,都会幻灭。




   三月的最后一天,是我的生日。不算宽裕的生活可不允许我们大费周章地举办生日PARTY。我们决定只请一些好朋友来家里帮我庆生。其中当然有日语系的系花兼我的好友陈馨。
  初次看见陈馨的你,眼中有些许惊艳,些许了然。陈馨也只是事后淡淡地对我说了声:“他

 
 
Tags:爱人 结婚 新娘 责任编辑:风花雪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暗恋的十八个瞬间 下一篇你走后,我会永远为你守候那片丁..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